七泉资讯

七泉资讯>教育>史建筑:构建基于标准的阅读体系

史建筑:构建基于标准的阅读体系

2019-11-28 18:44:52   【浏览】108

石建柱是北京第十一中学的语文特级教师和语文课总教师。我和他有很大的亲和力。二十年前,我们在山东同一个学校和办公室“战斗”。后来,我们搬到了北京,都在海淀。我见证了他从一名中学教师和学生到一名有影响力的超级教师的非凡旅程。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真诚地钦佩我眼中的历史建筑,他的教育感情和他对教育的热情。他对语文教学的执着追求是一贯的。长期以来,从简单的阅读示范和指导到标准阅读体系的构建,他对阅读的理解和促进得到了加强。

为了发掘和提升经典文本的阅读价值,石坚曾在《中国周刊》上主持“文本细读”栏目,战略性地展示经典作品中的语言魅力、思维路径、审美价值、文化内涵等元素,引导师生进入经典阅读的温暖之旅。为了拓宽学生的阅读视野,在20年前网络还不普及的时候,历史建筑依靠自己的阅读笔记,设计并实施了一门深受学生喜爱的阅读发展课程。之后,学生们亲切地称它为“小石头”。这种课程类型一直持续到现在,并已升级为“日常提取语言”,这使一代又一代的学生受益匪浅。在历史建筑中,我看到了时间促进阅读的价值和力量。

诚然,他所有的阅读坚持和提升都是基于科学框架。无论是前期相对简单的主题阅读还是后期有详细目标的不同文体阅读,学生都能清晰简洁地感受到阅读的丰富性和厚重性。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的阅读指导将继续有益于学生。正如他以前的学生阴超所说:“如果我在高中三年没有经历过这样的语言教育,而是以一种循序渐进的传统方式学习了应试语言,那么我和我们现在会成为什么样的学生、读者和公民呢?我还会有记录灵魂的习惯吗?进入职场后,你会经常丰富你的阅读吗?你会继续用中国的方式思考和成长吗?你会永远带着善良、优雅和智慧吗?……”

未来的人才必须是具有综合阅读背景的复合型人才。历史建筑阅读促进未来人才的培养,敢于突破学科壁垒和固有阅读模式,积极推进跨学科阅读。在专业阅读时,他坚持几十年的跨学科阅读,从而指导学生进行综合阅读。2017年底,在北京大学“要求阅读整本书”论坛上,他谈到了跨学科阅读指导的经验和实践:阅读自然科学书籍可以开阔视野,使人深思熟虑;阅读哲学和社会学书籍能使人们具有抽象能力并探索学科的潜在逻辑。阅读艺术书籍使人富于优雅,进而探索美育的真正意义和途径。阅读心理学和脑科学书籍使人们能够不断探索学习的本质。阅读经济学和管理学书籍可以帮助人们有一种新的理解和实践,激发学习科目的内在动机,提高他们的洞察力。在广泛阅读和包容之后,一个人自然拥有知识结构的“基础板块”。

基于标准进行阅读是近年来历史建筑的一项有价值的探索和成就。与时俱进,不断借鉴和吸收国内外先进的教学理念和策略,以标准为基础进行阅读,探索完整的闭环阅读结构,建立清晰有序的阅读体系。他的阅读指导设计思想,在遵循学习汉语母语规律的基础上,依靠dok(知识深度)来确定认知的复杂程度,整合ubd(基于理解的教学设计)的教学理念和路径,借鉴pbl(基于项目的学习)的设计思想,调动元认知,开放读者的内部动机模式,使学生在自我一致的状态下完成真正的阅读理解和内化,逐步接近“无师自通”的理想状态,而不是学生跟随老师等待指导和灌输步骤整个阅读过程不仅仅是语文学习的“统一”,而是引导学生按照标准完成自主阅读、依赖任务、使用资源、发布指标、使用工具和遵循评价的过程。

在他创作的阅读场景中,所有的视角都是“学生的视角”。从设计源头开始,让“学习”贯穿整个阅读过程:分解和确立“阅读目标”,“阅读任务”的设计和实施,“核心问题”的提取和释放,“阅读工具”的开发和提供,“形成性评价”的指导和应用……既有基于课程标准的科学预设,又有丰富的阅读生成和动态调整。阅读单元不仅有闭环结构,而且有相对开放和连续的思维。只是在过去的一个学年里,他带领教学研究团队基于这样的标准设计开发不同的阅读单元,并带领全年级学生阅读大量专题:组装《论语》思维盒——《论语》阅读单元;为《平凡的世界》读本中的人物设置变量;“我将任命历史上君主和大臣的最佳组合”——史书阅读单元(选读);“大师与大师超越时空走进校园”的角色转换——名人阅读单元:我是实践性文本阅读小组;北平沦陷区访谈笔记——《四代同堂》阅读单元:我的“魏晋朋友圈”——石朔新语阅读单元:阅读城市记录——城市文学阅读单元;记录你周围的生活——报告文学阅读单元...

例如,“名人传记”阅读单元。阅读目的是:总结传教士的主要事迹,分析重要人物的影响,了解传教士的成就和人格形成过程,从生活中获得启示;梳理传记写作线索,确定阅读重点,分析关键细节,形成自己对传记大师的判断和评价。核心问题被提炼为:“重要的他人如何影响一个人的生活?”核心任务是“超级时间大师走进校园”中的角色转换。包括子任务1,我将主持(主持人身份);子任务2,我将进行演讲(演讲者的身份);子任务3,我将提问(听众的身份)。然后,借助阅读工具,提供必要的学习指标并进行形成性评价,从而形成一个完整的学习单元闭环结构。这种学习方法由高层次的任务驱动,激发内部动机,实现学习方法的多样化,使学习更加主观和个性化,在自我评价和动态调整中不断接近学习的本质。

另一个例子是《史记》阅读单元的设计——“我将任命历史上君主和大臣的最佳组合”,这极大地调动了学生的阅读动力。首先,阅读目标的确定要符合传统文化经典任务组的特点和特定文本的操作规则。1.关键信息可以从每个历史传记人物的重要事件中提取出来,并进行分析,总结出对人物特征的基本判断(单一目标);2.能够通过替换、排斥、重组等方式进行横向比较,进一步理解不同个性、不同时代的人物组合带来的可能性(整本书的目标);3.能够整理和保留典型词语的句法知识(知识目标),进而设计出一个高层次的任务,不仅可以拉动一篇文章的阅读,还可以带动整本书的阅读——“任命历史上最好的群臣组合”。该任务进一步分为三个子任务:1 .写一篇历史人物的人物素质评价(用读者的“某某曰”代替每篇原文后的“太师龚玥”;2.根据提供的阅读工具和量表,配置君主和大臣的最佳组合;3.写下“历史上王公最佳组合的任命表”。在学生的阅读过程中,教师及时发布连续的知识整理形式和适当的任务完成工具,使整个阅读过程扎实、有效、富有创造性。

智者正遭受许多麻烦。历史建筑用“标准”的眼光敏锐地捕捉和研究基础教育阅读教学中存在的问题。他焦虑地说,捍卫阅读教学的学科属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果他不注意,就会有偏差。他在农村长大,用“务农”的比喻描述了阅读教学中的几种错误。首先,他种下别人的土地,荒废自己的土地。例如,指导学习冯友兰《人生境界》的语文课程类似于人生主题班会。指导霍金“宇宙的未来”的中文课程就像一门科普课程。学生们充满兴趣,课堂很活跃,但是阅读很有成效。还有阅读标准顺序混乱的问题,这似乎忽视了季节性作物。例如,现代诗歌学习以“对现代诗歌意象的理解和欣赏”为阅读目标要素。初中学习乡愁的目标是“对单一形象的理解和欣赏”。然而,在高中学习剑桥时,目标仍然是一样的。这只是用高中的课文来实现初中的学习目标。事实上,《永别了,剑桥》的阅读目标应该是“对复杂意象的理解和欣赏”。这样,可以在实现初中目标的基础上解决“沉默是我的告别音乐”和“夏天的昆虫也为我沉默”等复杂图像,形成科学的、自我一致的目标序列。还有一个问题是,在“标准”下的学习指导和学习结果之间是否有很强的相关性。以农业为例,当收成好的时候,农民把好天气归因于他们的专业耕作能力,即把“学习结果”误认为“学习结果”。这种现象可以在许多分享会议报告中看到,展示学生的成就作品,让人们眼前一亮,然后将它们与教师的教学探索联系起来。然而,教与学的逻辑是什么,很少被解释和推导出来。建筑教师有意识地梳理和总结阅读教学中存在的问题。依托“国培”工程和骨干教师培训,耐心向学生讲解一线阅读教学指导的经验和方法。他们在阅读指导和推广方面做了学术示范。在即将到来的第11届全国人文教育高端论坛和教师课堂研讨会上,他将带着近年来的探索和实践,推出一门基于标准的经典阅读教学课程。

基于标准的历史建筑阅读推广实践,伴随着不断的反思和修订,探索和构建了一个更加完善的阅读体系。他还从阅读现场编辑第一手资料,整理提炼,以多渠道媒体的形式发布给一线师生,不断探索促进阅读,建设学习型社会。

(作者是一名语文特级教师,被《中国教育新闻》评为2010年十大促进阅读的人物之一)

中国教育新闻,第9版,2019年10月14日

湖北快3 湖北十一选五投注 中国一分彩 江苏11选5投注 500彩票


上一篇:为了边城群众的健康——内蒙古自治区人民医院托管阿尔山市医院医
下一篇:云南省委:坚决肃清白恩培、仇和余毒和秦光荣流毒

相关新闻

热门新闻

社会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ufut16.com 七泉资讯 .All Right Reserved